怎么在闲鱼上买到原味啊(个人原味微博)

怎么在闲鱼上买到原味啊,同城卖原味的app,个人原味微博,伙计不敢打搅我。等我看完了才告诉我你在外头等半天了,这也太不像话了!回头我一定好好骂他。王六心知肚明,也不跟他计较,开门见山道:老李,你这几日不来跟我们商讨,是不是非奸粮行的人找你了?

李富暗暗吃了一惊。其实非奸粮行的经营方式不是什么秘密,只是很多人的消息没那么灵通,平日也没有机会去外地走动,所以知道情况的人反而是少数。他不晓得王六清楚多少,于是装傻道:找我?找我干什么?王六冷笑道:老李,他们阆州的商人这么团结,来抢咱们绵州人的生意。按说咱们绵州的商人也不该那么差劲,

大家一起齐心协力,原味小辣椒qq,也让他们看看我们的厉害才对。可你不参与也就算了,却倒戈相向,是不是不太厚道啊?李富听他这样说,便知他恐怕已全都知道了。李富只能叹气道:老六,你要是这么说话可就没意思了。什么阆州人绵州人,咱们都是蜀人,

是汉人,没必要分那么清楚吧?不等王六反驳,李富又接着道:再说了,就照你说的吧,咱们绵州的商人要争气我现在不就是在给大家争气么?我们这些人,根本不可能斗得过那些阆州人。我们要是都跟非奸粮行对着干,那我们都得被他们排挤死闲鱼上,钱也全让他们挣去了!相反个人,

我加入非奸粮行原味,我挂他们的招牌怎么,可生意还是我在做买到,钱也还是我在挣微博,这样有什么不好?王六皱着眉头道:你可真会长别人志气,杀自己威风。我们斗还没斗,你就知道我们铁定斗不过他们?李富笑道:我说这话你可能不爱听,但还真是实话——我们铁定斗不过他们!先不说他们有多少家底,

我们有多少家底,我就说一件事——我们整个绵州,谁有本事把大家都凝聚起来去做一件事?谁有本事想出一个好主意,让所有人都心服口服?王六,不是我不服你,是你真的没有这能耐。我也没有,我们都没有。可是阆州的商人就有这本事。王六沉默。

这话要是放在一个月前说,他肯定不服气。哪个平台有原味卖,可现在,他却丝毫不意外。很多事情看着容易,做了才知道能做成的人实在本事非凡。也正因为如此,那非奸粮行一路过来打遍天下无敌手闲鱼上,其他几州不是没有商人想过联手对抗他们个人,却都落得一个惨败原味。片刻后怎么,

王六哼了一声买到,慢吞吞道微博:老李,那非奸粮行跟你是怎么合作的?我听说他们规矩多,他们都有哪些规矩啊?李富大吃一惊,盯着王六上下打量片刻,终于明白过来。他指着王六,又好气又好笑道:你小子,原来你今天来找我,心怀鬼胎啊!

亏你刚才说话还义正言辞的,怎么在闲鱼上买到原味啊,探我口风呢?王六摊了摊手,道:个人原味微博,像你说的,伙计不敢打搅我,与其钱都让他们挣去了,等我看完了才告诉我你在外头等半天了,倒不如还由我们自己来。这也太不像话了!

回头我一定好好骂他,这道理的确不错。李富失笑。其实王六从张明那儿听了非奸粮行的经营模式,便已动了这个心思。他来找李富闲鱼上,的确是试试李富的口风个人。李富在他们这些粮商里本就是最会做生意的原味,连李富都认准了非奸粮行怎么,那更说明非奸粮行必然不错买到。于是王六再没什么好犹豫的微博,

赶紧打听起消息来。李富一开始有点不乐意,可转念一想,非奸粮行的规矩也不算什么秘密,自己不说,王六还是能在别的地方打听到。倒不如做了这个顺水人情。于是李富清了清嗓子,便将非奸粮行的事如此这般都说了。他们这些小粮商,若想加入非奸粮行,

也不是这么简单的事。粮行的人会在城内进行挑选,唯有原本经营就做得不错,品行也过得去的商人才会被他们看上。双方合作以后,粮商就得挂上非奸粮行的招牌,定价和货物质量都得接受粮行的监管,所有经营的账目也得定期上交,

经营的利润也有一部分需要交给粮行,不过这钱不算很多,在可接受的范畴内。

而粮行能给他们的好处,一是非奸粮行这块招牌的名气,二是粮行会派人来改善他们的经营策略闲鱼上,三来若他们遇上什么困难个人,粮行也会鼎力相助原味。规矩的确很多怎么,好处似乎没有规矩多买到。可有笔账却是一算就明白微博:非奸粮行的目的是垄断粮食的经营,加入他们还有钱可挣,不加入他们,

便只能改行了。

再则非奸粮行并不会和城内所有的粮商合作,只与部分人合作。王六自己原本经营的只是一间小铺子,如果能加入他们,经营的规模自然会比原先大上不少。这么一算,麻烦是麻烦了一些,却绝对是利大于弊啊!至于什么绵州粮商的结盟?得了吧,没有这能耐,还是别揽这活儿了。

再者都是蜀人,还分什么绵州人阆州人的?想明白这一点,王六简直兴奋极了,一刻都坐不住,赶紧跟李富告别。他得赶紧去找非奸粮行的人毛遂自荐去了,若是去晚了,

对方找够了人,他可就赶不上了!=====刘罗乃是非奸粮行在绵州的管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