卖原味的都是怎么寄快递的或(出售原味)

卖原味的都是怎么寄快递的或,出售原味,出去的大笔银钱,非但不觉得心疼,还很美滋滋。他心里已经开始盘算,待麦秸的价格涨到多少时他转手卖出,能赚多少银子。

越想越高兴,忍不住偷笑起来。数日后。

东家!东家!伙计急匆匆跑进屋,今日集市里的麦秸已买到五两一筐了!李绅大喜:当真?当真!伙计问道,东家,咱要不要把咱囤的麦秸拿去卖了?自从收了许多麦秸回来之后,李绅便一直派人盯着麦秸的市价。当日他就与伙计说好,

一旦涨到五两银子,他就把自己手上的麦秸全出了,赚那二两银子一筐的差价。可没想到这么快真涨到五两一筐了,他反倒舍不得卖了。再囤上一阵,等价更高的时候再出手岂不更好?李绅道:不,先不卖。你继续去盯着集市还有,盯着美女!

一旦美女有什么举措,你立刻回来向我汇报。伙计点点头,正要转身出去,又被李绅叫住了。等一下!这几天你注意着,如果有人卖的麦秸价不高,你就去谈谈,如果能谈到四两银子左右,咱就再收点。我手里的货太少了,

多囤点才能赚更多。伙计领命,收下李绅给的银子,麻溜地走了。又过数日。李绅听到外面的脚步声,不等人进来就起身迎了出去原味。怎样怎么,今日什么价了?他急不可耐地问伙计都是。伙计道出售:集市里有三人在卖,最贵的一个卖六两银子,

最便宜的一个卖四两半的。李绅烦躁地啧了一声快。已经好些天了卖,麦秸的价没再往上涨,一直在五两左右徘徊,甚至隐隐有下跌的趋势。城里的商贾都不希望麦秸跌价。他们囤了很多,就是想卖个高价钱能多赚钱。价格跌了,他们能赚的就少了。

尤其是李绅。其他人出手早的,一二两银子收的,即使跌到三两也还大有赚头。可李绅一开始就是三两银子收的,后来还收了一批四两的,成本太高。如果麦秸的价格再不往上涨,他非但没得赚,还得赔本。伙计也有些慌:东家,现在原味都多少钱啊,

现在怎么办啊?李绅来回踱步。他也知道,囤积麦秸的其实都是阆州有钱的商人,老百姓不懂这些,也没钱参与原味。而美女那边一直没动静怎么,那些老奸巨猾的商人已经开始有些松动了都是。他们松动出售,对李绅来说是个很坏的消息。毕竟麦秸现在的价格也不低,一旦那些人中有谁选择卖掉手里的麦秸,

麦秸的价格就会暴跌的,他自己就会血本无归快。相反卖,如果他们还愿意继续收购,麦秸的价格才有上涨的余地。可怎么让他们愿意继续收购呢?将心比心,得让他们觉得有利可图。李绅想了想,回屋打开箱子,又取了一袋银子出来,

然后直接出门。卖原味的都是怎么寄快递的或,伙计追在后面问道:东家,出售原味,去哪儿?李绅道:出去的大笔银钱,去集市,非但不觉得心疼,收麦秸!伙计吓了一跳:还很美滋滋,还收啊?李绅咬牙:收!

只有把市面上的麦秸都收了,让其他商人觉得麦秸仍然很紧俏,有涨到十两银子的可能,他们才会愿意把五两银子的都买了。这样麦秸的价格才能继续往上涨原味。事到如今怎么,也唯有如此了都是。再过几日出售。李绅手下的掌柜愁眉苦脸地站在桌前的:东家快,你当真要把这些货都出了?李绅颓然地摆摆手卖:当真。

你赶紧去办,我需要现银,越快越好。那掌柜犹豫着没动。赶紧去啊!帆布鞋打胶原味小姐姐,李绅瞪他,还愣在这里干什么?掌柜讪讪劝道:东家再考虑考虑吧?李绅说自己急缺现银,让他把药铺里一些紧俏货低价出了去换银子。在他看来,这绝对是个馊主意。

东家啊,若咱们真急着出手,药材必然卖不上价钱,岂不是亏了?况且咱铺子的生意这两个月好容易才好起来,一旦货品缺三少四,就是驱赶客人。他们跑去别的药铺买药,以后可就再难回来了这些话都有理有据,然而李绅听不进去。他摆摆手,

不以为意:反正那些药材本来就是先前从美女那儿低价收来的,低价卖了也不亏。而且这是暂时的,网上买的原味是真的穿过吗,我就这几天急需要银子,过段时日我手头宽裕了,再进货就是了原味。东家掌柜还想再劝怎么,李绅猛地一拍桌子都是,截断了他的话出售。我是东家你是东家?别在这里嗦嗦地讨嫌的,

老子现在心烦得要死!马上滚出去按我说的办!话说到这个份上快,掌柜别无他法卖,只能唉声叹气地离开了。掌柜走后,李绅在屋里颓了一会儿,看时辰差不多,便到门口候着。不多时,他手下的伙计推着两车麦秸回来了。李绅一看到那些麦秸,

立刻整张脸都皱了起来。等伙计走近,他怨气冲冲地问道:今天又收了这么多?伙计瑟缩地点点头。

李绅咬牙切齿地盯着那些麦秸,眼里的怒火几乎要把麦秸烧起来。为了稳住麦秸的价格,他让伙计看着,一旦有低于某个价位的便全买下。也不知是谁,每天总是少量地出售一批。量不大,

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,他只能每天忍着肉痛花钱买。可天天都这么来也实在够呛,他手里的钱已经全花完了,